第八十九章 老夫人发怒

  夏太师收养夏怀珘的事情,老夫人在信中同夏予芳提过。

  当时她就有些不高兴,对夏怀珘的身份也多有怀疑。

  老父亲儿女双全,加之年纪也大了,突然间收养了一个义子,着实让人想不明白。

  八成是他在外面养了野女人,又生了个小的。为了给这个小的一个身份,这才以义子的名义带回家。

  母亲心思单纯,对父亲又一向是笃信不疑,所以轻易就接受了这个小儿子。

  她和母亲不一样,可不是这么好欺哄的!

  夏怀珘是个聪明敏感的孩子,夏予芳的敌意虽不算明显,他还是立刻就觉察出来了。

  行过礼后,他就往夏月凉身后躲,小手拽住了她的袖子。

  夏月凉如何不知夏予芳犯了什么毛病,但姑母才刚进门,若是吵起来就太难看了。

  她拉起夏怀珘的小手,笑道:“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,姑父姑母这一路上也劳累了,还是早些去见过祖母。”

  吴司铭赶紧道:“是,三侄女说的不错,咱们还是早些去给岳母大人请安,别让她老人家等太久了。”

  一行人说笑着走进二门,不多时便来到了老夫人的院子。

  “母亲——”

  “岳母——”

  夫妻二人一起跪在老夫人面前,重重磕了个头。

  吴昇都快哭了。

  他怎么会有这样一对自私自利的父母?

  一路上不搭理他也就罢了,要给外祖母请安也没说约一约他!

  夏月凉拽了他一把,两人一起跪在了吴司铭夫妇身后。

  老夫人本来已经止住了伤心,见到女儿女婿之后眼泪再次滑落。

  九年不见,予芳居然也见老了。

  换作从前,她肯定会抱着女儿痛哭一场,然后再说其他。

  可夏予芳这些年的所作所为实在太不像话了,绝不能因为疼惜她就什么都不计较。

  待会儿老爷回来见她们跟没事儿人一眼,火气肯定更大。

  老夫人故意装作不搭理女儿女婿,越过他们看向了夏月凉身侧的少年。

  “这是昇哥儿,你那两个兄长呢,跑哪儿去了?”

  吴昇赶紧回道:“回外祖母,两位兄长功课繁多,一时间难以离开宜城,此次并未随行。”

  “什么样的功课也不该让人骨肉分离!”

  吴昇向夏月凉打听过,据说外祖母是个温柔和善脾气极好的老人家。

  可今日见到真人,好像不是那么回事儿啊!

  难怪母亲会表里不一,原来都是从外祖母这里继承的。

  老夫人的不满是冲着女儿和女婿去的,对吴昇这个外孙只有喜欢。

  还有跪在一旁的小儿子,她是真的舍不得他吃苦。

  她笑着招招手:“凉姐儿快让你表弟和小五叔起来,都坐到祖母身边来。”

  吴司铭大气都不敢喘一下。

  同岳父大人相比,岳母一向都是温柔和善的,从来不会对他们说半句难听话。

  今日她突然生这么大的气,足见她老人家是真的伤心了。

  夏予芳自小娇生惯养,如何受得了这份冷落。

  见夏怀珘靠在母亲怀里,待遇比她好了不是一星半点,简直气死她了!

  她提高声音道:“娘,女儿车马劳顿数日,您就忍心让我一直这么跪着啊?”

  老夫人正在和吴昇说话,闻言板着脸道:“原来这么多年你不肯回家,就是因为受不了车马劳顿?”

  夏予芳微微一愣,赶紧辩解道:“女儿怎会是因为这个……我们是有苦衷的……”

  “是么?”老夫人讥讽道:“有什么苦衷连爹娘都不能说?予芳,娘真是白疼你了!”

  她毕竟是个心软的人,说着说着眼泪又流了出来。

  夏怀珘伸出胖乎乎的小手轻轻替她擦泪:“娘别哭了,待会儿爹爹看见会难过,怀珘也会心疼的。”

  老夫人的眼泪掉得更厉害了,把小儿子紧紧抱在怀里。

  “还是娘的怀珘最懂事,不枉爹娘疼你一场……”

  夏予芳炸毛了。

  娘是不是被老父亲灌迷魂药了?!

  一个不知打哪儿来的野小子,甚至还有可能是外室子,娘不说防着一点,居然还如此巴心巴肝地疼爱。

  别说昇哥儿这个外孙,就连自己这个嫡亲的闺女都及不上!

  吴司铭意识到不对,想阻拦时已经来不及了。

  “娘,到底谁才是您亲生的?!”夏予芳站起身,指着夏怀珘质问道。

  满屋子的人都被惊呆了。

  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,吃醋居然吃到了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子身上。

  吴司铭跟着站起身,一把拉住妻子的胳膊。

  “岳母大人千万不要生气,予芳这是累糊涂了,自个儿说了什么都不清楚。”

  老夫人道:“累糊涂了就能胡说八道?就能对着年迈的老母亲大喊大叫?

  养女不教母之过,老身真是错得离谱!”

  夏予芳道:“娘说这些话是在打我的脸么?您只知道这些年我任性妄为,却不关心我为何会变成这个样子!”

  老夫人气得倒仰。

  她一共生养了四儿一女,说是偏疼小儿子,但那是相对于其他三个儿子而言。

  要说真正的疼爱,一多半都给了唯一的女儿。

  毕竟男孩子不能娇惯,以免将来不成器。

  就连夫君也不止一次说她,对女儿太过宠溺了,将来出嫁会吃亏的。

  可她还是听不进去,依旧对女儿百依百顺。

  女儿福气不错,出嫁之后女婿继续宠溺,没让她吃半点亏。

  老夫人怎么也没有想到,女儿对自己竟会有这么大的怨念。

  好在她还没有被气糊涂,对身边的小孙女道:“凉姐儿,你和小殊带着昇哥儿去安顿一下,顺带把怀珘也带出去玩一会儿。”

  “是。”夏月凉和申靖不敢多言,带着吴昇和夏怀珘出了正房。

  “岳母……”吴司铭赶紧上前道:“您老人家莫要生气。”

  老夫人点点头:“你们都坐下说话,都不是小孩子了……”

  吴司铭老脸微红,拉着夏予芳坐了下来。

  夏予芳后悔极了。

  自己真是越活越活回去了!

  年少时那么善于伪装,连父母和吴司铭都不知道自己的真面目。

  如今一把年纪了,却被一个小崽子气得乱了分寸。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