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4 顾教授:哄不好了

  一口红酒入喉,温暖喝得飘乎乎的,她已经满心欢喜的期待着自己通过考试,亮相毕业典礼,并从校长手中接过学位证书的高光时刻了,然而顾展珩的一句话,瞬间给她泼了一盆凉水,搞得她现在是透心凉。

  温暖看向他,冷冷的问:“顾教授,您就不能对我有点信心吗?”

  顾展珩应道:“我现在对你真没什么信心。”

  温暖负气说:“反正我要是没通过考试,那就是您没教好!”

  互相拆台,谁怕谁呢?温暖算是豁出去了,反正现在她的任课老师已经换了,顾展珩既不是出卷人也不是阅卷人,她为什么还要怕他?

  顾展珩严肃道:“师傅领进门,修行在个人,好好想想你最近的学习状态,上课的时候不是发呆就是走神,就你现在这个样子,考不及格也要怪我吗?”

  “我……”温暖语塞,她承认她最近上课常常走神,自从她去医院体检回来,发现自己可能喜欢上顾展珩的事情之后,她整个人就心烦意乱的,搞得她每次面对顾展珩的时候都会感到压力重重。

  艾玟立刻帮温暖解释,“顾教授,温暖最近心理压力挺大的,这段时间我一直在开导她。”

  顾展珩点头回应,没再说什么。

  韩依依这时一脸吃瓜的神情,她凑到温暖身边问:“唉?你有什么压力?说出来让我开心一下!”

  温暖白了她一眼,她的压力是什么?她感觉她撞了邪,不然为什么她每次与顾展珩对视时都会心跳加速?这简直太诡异了!

  当然这件事,温暖是绝不会告诉韩依依的,谁知道韩依依回了家会不会乱讲?韩依依如果和家里人讲倒也罢了,眼下韩依依和顾展扬的关系那么好,如果韩依依和顾展扬一讲,这件事情再传到顾展珩的耳朵里,她以后还怎么做人了?

  温暖的骨子里还是很传统的,她始终觉得女孩子应该要矜持,虽然她可以天天对粉丝说我爱你,叫他们宝宝,可真当她遇到了喜欢的人,她却比任何人都腼腆,在爱情里,她绝对不是一个主动的人。

  温暖看向韩依依,狠狠一句,“我的压力就是你,我做梦都希望赶紧有个人把你收了,省的你一天天的只会来烦我!”

  韩依依不屑,“有一天我真的离开你了,你信不信你哭的比谁都惨?”

  温暖这边和韩依依唇枪舌战,一旁艾玟和顾展珩聊着正事,艾玟先是试探了顾展珩父亲和影协陈主席之间的交情,接着两个人又聊到了投资与理财。

  顾展珩虽然是一位大学教授,可他毕竟还是银行家的大公子,在金融方面,顾展珩自有他敏锐的嗅觉和独到的见解。

  艾玟是个资深财迷,天赐良机,她怎么可能错过?眼见顾展珩吃的差不多了,不怎么再动筷,艾玟觉得餐厅太吵,随即打着请教的名义将顾展珩请去了客厅。

  温暖看到艾玟离开时,将剩下的红酒也带过去了,她不禁有点眼红,十几万一瓶的酒啊!她才只喝了那么一小口……

  好在温暖对酒并不痴迷,如果真让她选,红酒和火锅,作为一个资深吃货,她一定是选火锅的。

  客厅里,艾玟在顾展珩那里收集到了不少金融方面的情报,令她受益匪浅。

  餐厅那边,大家差不多也吃完了,工作室的人相继离开。

  顾展扬来到客厅,打算和大哥告别离开。

  顾展珩沉声一句,“吃完就走?餐桌收拾了吗?”

  “暖姐说,明早会有钟点工过来收拾的!”顾展扬应道。

  顾展珩睨了他一眼,“就这个天气,放一晚还不都馊了?你去收拾了!”

  “哦!知道了!”顾展扬乖乖回应,大哥的话他不敢不从。

  温暖立刻说道:“展扬,你不用管,放在那里就好了!”

  “你让他收拾。”顾展珩道。

  顾展扬已经向餐厅走去,温暖只能说:“那我去帮你!”

  顾展珩又是一句,“不用,他在家干活挺利索的。”

  顾展扬回头笑笑:“对呀对呀!家里聚餐的时候,饭桌都是我收的,我大哥可大方了,小的时候,我每次刷完好几十个盘子,他都会给我奖励十块钱!”

  “大方”两个字,顾展扬咬的格外重,深怕别人不知道他大哥是个小抠似的。

  要说顾展珩抠到什么程度?抠到顾展扬在上初中之前,他每天的零花钱就没有超过十块钱,他直到上了中学才知道他的爸爸其实是世界第一商业银行的行长,家中明明家底深厚,他却过的比谁都苦逼,现在每每听到有人说他是富二代,顾展扬都觉得那是一种对他的侮辱,他绝对是最惨富二代,没有之一!

  温暖还是跟去了餐厅想要帮忙,顾展扬立刻小声说道:“暖姐,我求求你了,你就出去!我大哥要是看到你的手上沾了油,我就惨了!”

  “我帮你!”温暖笑道,丝毫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。

  顾展扬一脸慌张,“暖姐,求你出去!我还等着我大哥给我打生活费呢!这要是把他惹毛了,我下个月可要喝西北风了!”

  韩依依被逗笑,“怕什么?我养你啊!”

  顾展扬一脸苦相,“我是个男人!我不要面子的嘛?”

  贺川这时接话道:“暖姐,我帮他就好了,你看他吓得腿都软了,你就赶紧出去!”

  顾展扬直接瞪了他一眼,“你丫腿才软了!”

  看顾展扬说的那么真切,温暖也不敢去帮忙了,于是只能道了谢,回到了客厅。

  “没想到展扬干家务还挺麻利的!”温暖赞叹道。

  艾玟轻笑:“你以为谁都像你?养尊处优,什么都不会!”

  温暖不以为意,“我只是不做,不代表不会!”

  说话间,艾玟的手机响了,她起身去远处接电话。

  客厅里只剩下温暖与顾展珩。

  温暖故意看向其他地方,有意错开与顾展珩的眼神碰撞。

  “还在生气?”顾展珩问。

  “我哪敢呢?”温暖小声道。

  顾展珩笑道:“生气有什么敢不敢的?”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